原標題:農民工京城買房遭同事取笑:買了房子又能怎麼樣
  農民工老趙的京城買房夢
  葉桐
  一個農民工,在北京買房子,做夢吧?剛聽說老趙的計劃,同事就這樣取笑他,認為他野心太大。
  老趙覺得自己的想法並不是那麼誇張:現在燕郊的房子均價在每平方米九千多元,咱買個便宜點的;七八千的,咱也不買大的,就買個四十平方米,算起來也就是三十多萬;咱再攢幾年錢,再貸點款,不就可以了嗎?
  一家三口兩三個月團聚一次
  因為有了買房子的夢想,原本就愛算賬的老趙更愛算賬了。空閑時,他常把一家三口在北京的收支算來算去。老婆對此很不屑:“就那麼點錢,整天扒拉來扒拉去,算一百遍能長一分不?”
  在農民工中,老趙算是境況不錯的。他現在一家酒店物業部做維修工,月收入在3400元。老趙的老婆在別人家幫忙看孩子,管吃管住,一個月凈掙3000元。兒子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做職員,一個月4000多元。
  這樣算起來,全家人一個月總收入超過10000元。在老趙看來,這是一筆不少的錢。過去他在好幾個城市乾過建築活,常常是乾幾個月停幾個月,收入長期不穩定;老婆也乾過好多份工,做過車衣工,在蔬菜大棚幫人種過菜,月收入從沒超過2000元。再加上要供兒子上大學,經濟一直捉襟見肘。現在兒子工作了,一家三口都有進項,老趙覺得心裡踏實多了。
  他算了一筆賬:自己和老婆生活支出很少,每個月能存下5000元,兒子一個月能存下1500元。算下來一年就能存個七八萬。這樣想著,他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三年內買房的大計。
  老婆不同意,罵他虛榮,人家買房咱就買房,咱是啥條件?老趙覺得自己並不是虛榮,買房是很強烈的現實需要。現在一家三口雖然說都在北京,但是分散在三個地方。老趙自己住集體宿舍,四個人一間屋。他覺得已經很滿足了。兒子跟人合租了一間房,1200元房租兩個人分攤。十多平方米的房間,也就是放下兩張床。他兩口子去看兒子,都覺得寒磣,一個大學畢業生怎麼住得這麼憋屈?
  老趙和老婆離得近,周末常能見面。兒子住得遠,一家三口兩三個月才能團聚一次,但是卻沒有合適的地方待。常常就是公園逛逛,街邊小攤吃點東西,兩口子囑咐兒子幾句,下午就各奔東西。老婆有時候眼淚汪汪地抱怨他,白混了這麼多年。他理解她,知道她希望能給自己的老公孩子做頓飯,希望一家人熱熱乎乎地聚在一起過兩天。他也盼望,什麼時候能有個自己的家,下了班往自家沙發上一坐,看看電視聊聊天,享受一下家庭的感覺。
  遙遠的北京城
  老趙來北京七年多了,一家三口都在北京工作,在老鄉眼裡,差不多算半個北京人了。可是他從來沒有這種感覺。他一直在北京,北京卻好像離他很遙遠。
  有什麼能把他跟這個城市緊密聯繫起來呢?戶口?他的戶口在山東。社保?簽合同時單位讓他簽了一張紙,同意不要社保。他很爽快地簽了。過去他斷斷續續交過一段時間社保,自己心裡總覺得很吃虧。他今年48歲了,總共交的保險還不到兩年。養老保險要交滿15年才能領養老金。他能在這個單位再乾13年?他覺得很懸。與其現在把錢扣了,放到那個搞不清楚的保險賬戶里,還不如先把現錢拿在手裡。
  買套屬於自己的房子,感覺像是把腳插進北京的土裡,踏實多了。
  老婆覺得老趙的想法不靠譜。他們現在的積蓄有七萬多,兒子那裡有三四萬,加在一起十萬多,連首付都不夠。
  “他老算賬說能行,你買了房子就不吃不喝了嗎?要是生病怎麼辦?”老婆一肚子擔心。她自己也沒有任何社保。
  老婆的擔心不無道理。老趙年輕時乾建築活出了不少力,現在常常腰疼。前一段時間頭疼,老趙自己去了醫院,一問做一個CT檢查要500塊錢,嚇得立馬跑回來了。後來頭又不疼了,他也就不管了。
  兒子也不支持老爸的買房計劃,儘管這計劃多少是為他著想。“不想讓他倆那麼累,我也不想當房奴。”小伙子23歲,還沒談女朋友,房子對於他來說,還沒有那麼急迫。
(編輯:SN067)
創作者介紹

住宅裝潢

fe21feoj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